快捷搜索:

2020数字货币法案 | 数字货币监管模式新思路

-用所代表的货币1:1担保

合成稳定币被概念为一种数字资产,相对于另一种货币或资产的价值稳定,并存在于区块链或分散式密码分类账上的资产。

“智能合约”一词指以数码方法促进、实行或确认合约的谈判或履行的合同,是不需要第三方的靠谱买卖。

“主要联邦数字资产监管机构”指:-关于加密产品的产品期货买卖委员会;

-通过金融犯罪实行互联网采取行动的财政部长,与关于数字货币的货币管制员;

在其第三部分“打造数字资产监管范围”中,该法案将监管职责分配如下:加密产品:产品期货买卖委员会(美国商品期货委员会)是唯一有权监管加密产品的政府机构。数字货币:财政部长通过金融犯罪执法互联网采取行动,货币监理署是主要且唯一有权监管数字货币的政府机构。 加密证券:证券买卖委员会(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是唯一有权监管加密证券和合成稳定资产的政府机构。

各联邦数字资产监管机构应就其监管的数字资产,向公众提供创建或买卖数字资产所需的所有联邦牌照、证书或注册的列表,并维持更新。

每一个主要监管机构应列出创建或买卖有关数字资产所需的所有联邦牌照、证书或注册信息。

依据拟议的法案,财政部长需要通过金融犯罪执法互联网(FinCEN)发布有关规则,规则涉及如下:-买卖流的跟踪机制;

-筹备金支持国际审计:即审计这部分储备支持的稳定币是100%存储的;

不能否认,数字货币被纳入监管框架本身就是一件让人欣喜的尝试,无论是对于持有者而言,特别是个体持有者,亦或是对于监管机构,在规范买卖行为,引导买卖秩序,维护资产安全上都具备非常大的优势,利于行业的良性运行。从长远来看,数字货币被纳入监管体系也不可防止,怎么样打造更高效的监管机制将是将来探索的新课题。

可以看到,法案采取的将数字货币分类化、分机构的监管方法是一种新的尝试,防止了美国监管体系下因监管机构权责不清、监管对象不明所带来的监管混乱,有益于提高监管的效率和水平。该法案某种程度上也印证了数字货币作为一种“资产类别”正在得到愈加多人的认同,同时在这个“资产类别”中仍可进行精细划分,从而将每一类别对应并被纳入传统监管框架,也就是说,法案中所指定的监管机构在本质上并没改变自己的监管范围,依旧延续既有监管框架履行职责。这种分类监管的思路在其他国家监管政策的拟定上也有所体现,如瑞士便将代币划分为payment tokens、Utility tokens、Asset tokens三类型,分别适用不一样的监管法律,这种区别法律适用的监管形式与《2020数字货币法案》的监管思路有异曲同工之处。

当然,现在还没正式的日期来确定这项法案能否被美国国会通过,但预计将在今年的某个时候进行投票表决,对于结果大家可以拭目以待。

泰和泰(北京)律师事务所律师

-非由国家或私人实体发行。

指的是一种服务,它从区块链以外的外部出处发送和验证真实世界的数据,并将这部分信息提交给坐落于区块链的智能合约,从而触发智能合约预概念功能的实行。

《2020数字货币法案》将数字资产划分为3个完全不同的类别:加密产品、数字货币与加密证券。

该草案依据《联邦存款保险法》第3条对“受保险的存款机构”进行了概念。

为了进一步概念这种“数字货币”,该法案将储备支持的稳定币概念为-表示一个美国或外国政府发行的货币

罗滔

serice@gbcuf.com

数字货币的迅速进步和监管的滞后性让市场乱象不可防止,数字货币性质和类型的不确定性一直妨碍着监管规则的确立,伴随各国在监管政策上的不断探索,这一问题找到了新的解决思路。

2020年3月9日,美国国会议员保罗·戈萨先生Paul Gosar 向众议院秘密提交了《2020数字货币法案》,该法案将数字货币革新性地分为“加密产品”、“数字货币”、“加密证券”,并为其分别指按期货买卖委员会(美国商品期货委员会)、金融犯罪实行互联网(FinCEN)和证券买卖委员会(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进行有针对性的监管,既保证了电子数字资产监管责任的明确化,同时也为各国数字货币监管的政策拟定提供了新思路。

保罗·戈萨先生Paul Gosar的立法助理Stechschulte称:

“该法案不只要为美国的加密货币提供明确性,而且要使其具备合法性。”

事实上这并非《2020数字货币法案》的首次亮相,2019年12月该法案的原始版本就已被泄露出来,在此之后Gosar团队一直在为法案的更新与健全作出努力,力图为数字货币带来“监管透明度”提交版本在原有基础上对一些定义做出了更新。

1)将数字资产分为三类:数字货币(Cryto-currency):基于区块链的“美国货币或合成衍生品的表现形式“加密产品(Cryto-commopty):基于区块链的“具备完全或非常大多数同质化的经济产品或服务”加密证券(Cryto-security):基于区块链的“债务、股权和衍生工具”2)将美国三个监管机构确定为“主要联邦数字资产监管机构”:财政部长(secretary of the Treasury):通过金融犯罪实行互联网(FinCEN)和货币监理署(OCC)采取行动期货买卖委员会(美国商品期货委员会)证券买卖委员会(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

-是不可逆的无记名产品;

图片源自SYGNA

3)上述三个联邦监管机构都被分配了就某一项数字资产的排他监管权:金融犯罪实行互联网(FinCEN)-数字货币证券买卖委员会(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加密证券期货买卖委员会(美国商品期货委员会)-加密产品4)其他-需要这三家监管机构需要保留并向公众公开创建虚拟资产或交易平台必需的联邦牌照、证书和注册清单,并维持实时更新。-该法案需要财政部长史蒂文·姆钦通过金融犯罪实行互联网(FinCEN)拟定法规,以帮追踪数字货币的买卖流。-将“稳定币”的定义概念在“数字货币”中,并将其分为储备支持的稳定币和合成稳定币。-增加“去中心化的oaral”定义,为在区块链以外传输或验证外部数据的服务以帮实行智能合约功能。

该法案的开头部分确定了法案的名字,“2020数字货币法案”

法案明确区别了不相同种类的数字资产、加密联邦监管机构与稳定币。

具备完全或非常大多数同质化的经济产品或服务及衍生品,且市场与产品或服务的生产者无关,与基于区块链或者去中心化加密账本。

美国货币或基于区块链或去中心化加密账本的合成衍生品具体而言,包括:1)储备支持的数字资产,完全抵押在银行竞价推广账户中,并由实质资产以1:1的比率提供担保。2)合成衍生品指由去中心化的oracle或智能合约生成,并由加密产品、其他数字货币或加密证券所担保。“数字货币”的概念目前好像指的是USD的稳定资产,如缆索、双子座USD、真实USD和其他合格的稳定资产。这一规定也或有储备支持的稳定资产归类为数字货币。

所有基于区块链或分布式加密账本的债务、股权和衍生工具”然而,该概念不包括根据《银行保密法》和其他联邦“AML”/CFT监管机构操作并注册为货币服务业务的合成衍生品。美国法律中的“加密证券”大致可以被概念为一种通过了Howey测试的数字资产,且,若它满足“用货币资金投入”、“有望从资金投入中获利”、“货币资金投入于一般企业”与“任何收益都源于发起人或第三方的努力”,那样它将遭到监管。

-作为一个独立的区块链运行,通过一个铸造过程进行保护,并有比如据以向用户颁发奖励的股权证明,或者据以向矿工颁发奖励的工作证明;

-作为加密货币或智能合约在上述现有独立区块链上运行;

-需要用加密链接连接买卖数据块;

全球区块链合规网盟首席合规顾问

全球区块链合规网盟

“设立区块链行业准则,加大行业自律,一同维护好的市场秩序和行业环境,为行业健康进步提供理论指导,推进行业健康可持续进步”

全球区块链合规网盟提供有关企业业务合规资质服务,欢迎通过邮箱serice@gbcuf.com与大家进行更详细的业务交流。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