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数字货币落地加快 一文对比北上深苏成试点状况

五地对于数字货币将来规划

资料出处:公开信息整理

深圳:率先展开试点,政务范围表现亮眼

深圳是全国率先展开数字货币试点的城市,其试点以地区模式拓展,人群更为多样,应用场景较多集中于餐饮、零售、生活交费等平时高频支付范围,其试点较为完整的展示了数字货币用的主要支付步骤,为后续试点奠定了肯定技术与公共认知基础。

截止到今天,深圳已发放数字货币红包6000万,应用场景已开始逐步向政务、医疗、教育、交通、消费等全域试点,数字货币收入支出系统覆盖率大幅度提高,据了解,现在深圳已完成数字货币系统改造的商户有3万多家。

除此之外,政务方向是深圳数字货币进步的重点应用范围之一,除去福田区达成对公所有区级预算单位100%开通了对公的数字货币钱包,中国人民银行深圳中心支行也推进试点用数字货币发放“稳企业保就业”专项资金,进一步促进财政资金直达企业,截至2021年3月末,累计发放1110项专项资金,发放金额1.96亿元。而从运营机构角度,工、农、中、建、交行、邮储六家试点银行均已全部参与其中。

苏州:聚焦技术突破,侧重地区协同进步

苏州数字虚拟货币底层技术研发、硬件设施研发、应用场景测试、支付结算等范围贡献明显,在早在2020年5月,苏州曾在曾披露相城区区级机关和企事业单位、工资的50%交通补贴。而在两轮试点中,苏州相对于首个城市深圳,不只在覆盖人群、发放额度、应用场景上体现出更大、更多、更广的特征,并完成了2个初次,分别为初次用碰一碰支付方法,并完成了双离线支付,初次引入京东线上场景,并在子钱包中可触及到美团单车、滴滴出行、善融商务、哔哩哔哩等作用与功效,其2月与北京同时发放的方法完成了数字货币并发性能的重压测试,达成了更高的效率需要。

同时,苏州、上海联合举办“五五购物节”,支持苏州购物上海退、上海购物苏州退,达成沪苏两地数字货币消费场景共享。而在日前,苏州宣布道交通5号线所有车站自动售票机均将支持数字货币扫支付购票,并计划在将来苏州轨道交通1到5号线及s1线全线均将开通线上线下多场景数字货币购票支付,扩展至多城互通。

可看出,苏州着重数字货币技术研发与突破,而其路径的扩张更多贴合当下苏沪同城化与长三角一体化的进步背景。

北京:围绕冬奥会场景,地区特点明显

北京在数字货币的试点主要集中于冬奥会场景,两次试点人群、场景、金额递进明显,在初次试点中,仅在王府井商圈指定类商户与京东线上商城可进行消费,而到第二次,则更多聚焦北京冬奥食、住、行、游、购、娱、信等场景,在北京多个核心商业区拓展数字货币消费体验,用门槛日益减少。值得关注的是,在试点中,数字货币硬钱包和可穿着打扮设施芯片钱包初次在北京落地用,智能手套、智能手表、徽章等多款可穿着打扮设施钱包亮相2022年冬奥会官方特许产品旗舰店,而工行在也在北京上线了支持数字货币存取现的ATM机,体现更强的包容性。

与苏州类似,日前,北京轨道交通开启全路网数字货币支付途径刷闸乘车体验测试,可在北京轨道交通已有24条运营线路及4条市郊铁路范围内,通过亿通行App参与数字货币支付刷闸乘车体验测试。

现在,北京数字货币试点仍以朝阳区、东城区为主,以日前新开启的“京彩”活动为例,朝阳区共有847家商户参与本次活动,占全市44%,居各区首位。

成都:关注普惠金融,助推西部金融中心建设

成都数字货币红包以发放金额4000万成为了全国单次发放金额最大的城市,参与活动商户共11000余户,分为五大类:一是集中商圈,包括春熙路、锦里、宽窄巷子等商圈部分餐饮、零售、书店;二是特点餐饮;三是商超连锁;四是特点场景,譬如用数字货币体验“夜游锦江”等;五是京东消费,覆盖企业范围层次性递进明显,更接“地气”。而在近日,成都宣布数字货币公共交通试点测试活动启动,用范围为成都行政地区内支持天府通乘车码的地铁、公交线路与美团单车,也为全国初次主题为公共交通出行的数字货币试点活动。

可以看出,与其他城市数字货币红包有所不同,成都试点突出数字虚拟货币小额高频买卖和普惠金融特质,不只率先拓展全国数字货币大范围交通出行试点,同时在“天府通”中兼容可视卡式硬钱包支付方法,增加支付方法的多样性,而且在除本市内外,成都还在邛崃市率先塑造全国首个数字货币城乡融合先行先试示范区,达成乡村数字货币服务在建制村全覆盖,将数字货币工作的触角延伸到最基层。

可看出,成都数字货币是以特点旅游景区及商圈、公共交通等集中消费场景建设为主,金融包容性更高,后续将通过拓展试点的深度和广度,助推西部金融中心建设。

上海:路径明确,围绕重点商圈拓展试点商户

上海是第二批开放城市,相对于本次对比的其他城市而言,数字货币钱包试点较晚,但事实上,今年1月,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同仁医院职员饭店率先达成数字货币可视卡硬钱包支付,而2月,可支持数字货币支付的自动售货机也现身上海部分地铁站。

值得关注的是,上海试点的运营机构在工农中建交和邮储银行的基础之上,增加了网商银行,白名单试点用户可用支付宝直接支付,尽管仍处于小范围试点,但此举意味着数字货币钱包已开始与网络支付平台进行合作打通主流支付接口,通过主流支付流量的引入,后续将覆盖更多的试点人群,是数字货币试点的又一突破。

现在,上海数字货币试点着重围绕重点商圈拓展试点商户,南京路、淮海中路-新天地、豫园、小陆家嘴、徐家汇、北外滩及虹桥国际开放枢纽核心区等重点商圈试点商户已完成数字货币受理终端集中改造,涵盖百货商超、餐饮酒店、旅游景点、自动售货、生活服务、居家出行、影院剧场等民生消费范围。 

后续趋势:延续政府工作报告,十四五规划窥见一斑

就当下而言,五地均贴合2021年的工作报告对数字货币进行差异化的场景试点,并获得了优秀的成绩。数字货币在五地相继试点之后,经历了一城试行到多城并行,从支付在线到离线成交,从线下场景逐步延伸至线上,在传统金融机构、网络机构、零售商商户与个人用户合力共建下,完成了技术的稳步突破与设施的不断革新,奠定了数字货币转账、支付、充值等主要步骤的用基础,达成了公共教育的有效实践,数字货币生态初步构建成型。

而五地的下一步动作,依据各地的十四五规划可窥见一斑,北京、上海与成都仍是延续2021工作报告中的方向,北京借助冬奥会场景建设法定货币试验区,但后续或将可能涉及到外贸的数字货币用,推进贸易金融范围区块链标准的形成;上海以金融科技建设为中心拓展数字货币试点,推进金融开放改革;成都则专注于西部金融中心的建设,后续将更为重视数字货币服务范围的延伸,以点带面带动整个西部金融基础设施的提高。

深圳作为粤港澳大湾区与先行示范区的双重定位,需拥有肯定的前瞻性,数字货币后续将以湾区为支点,重点推进数字虚拟货币的外贸用,在外贸支付基础设施、汇率兑换互认机制、技术安全保障等多环节发力,现在,香港已经开始进行数字货币的外贸技术测试。

值得注意的是,苏州对数字货币在将来2年规划中进行了较为详细的重点描述,重点在数字虚拟货币底层技术研发、硬件设施研发、应用场景测试、支付结算等范围,加快金融科技与数字虚拟货币技术研发,拓展前沿密码技术的革新和应用,到 2022 年,争创国家级数字虚拟货币产业高地,而在十四五中,可看出,苏州最后或将以数字货币为切入点,在金融设施端进行供需改革,从而在长三角一体化要点市场中发挥要紧用途。

出品:陀螺研究院

 

试点近况:因地制宜,各地侧重点不一

从应用看,五大城市均通过数字货币红包这一具备中国特点的惠民方法进行竞价,截止到今天,五大城市共发放总额逾2.3亿的数字货币红包,数字货币的版图不断扩张。

资料出处:各大政府网

以上通过、试点状况、政策动向等维度对上述五大数字货币试点城市进行了容易的比较,但总体来讲,各地均依据不一样的城市定位与城市进步状况,对于数字货币采取了因地制宜的竞价方案,以不一样的抓手与重点推进数字货币融入城市的政治、经济、生活,不只为数字虚拟货币发行和业务运行框架、重要技术、发行流通奠定了基础,也为数字货币公共认知加大创造了有利环境。

除以上五大城市外,长沙、雄安新区、西安、三亚、青岛、大连等地也纷纷传出数字货币试点新动态,数字货币“10+1”格局凸显。海南、青岛、大连等地均启动了数字货币的景区购票应用场景;长沙也已释出数字货币红包4000万,进入到第二轮试点阶段;而雄安新区也于7月开始数字货币红包兑换行动。

可看出,尽管试点方案不一,但随着着各地试点如火如荼的推进,数字货币渐行渐近已是事实。而对于数字货币试点的下一步,国内或将更多侧重于生态与监管层面,不断拓宽试点城市与应用场景,在全国塑造数字化人民币生态系统,提高系统安全性和靠谱性,并围绕其流通用的法律和监管体系拓展更深层次探索工作。

作者:尹宁

数字货币(Digital RMB ),是由中国人民银行发行的数字形式的法定货币,由指定运营机构参与运营并向公众兑换,与纸钞硬币等价,具备价值特点和法偿性。自2014年国内定义提出,再到数字货币雏形确定,模型健全,迄今为止,数字货币已有近7年的进步历史。2020年,数字货币正式进入了其落地的快车道,在建行、农行短暂内测后,深圳、苏州、北京、成都、上海、长沙、海南等地相继开始大规模的数字货币试点。

截至现在,全国数字货币红包累计发放金额已超越2.69亿元,子钱包推送服务可支持包括美团骑车、滴滴出行、京东APP、京东金融、b站、善融商务、石化金融、星星充电等第三方平台场景,拓展试点场景超越5万个,覆盖生活交费、餐饮服务、交通出行、购物消费、政务服务等范围。

2021年3月,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民经济和社会进步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的纲要公布,纲要中明确提出,稳妥推进数字虚拟货币研发。完善市场化利率形成和传导机制,健全央行政策利率体系,更好发挥贷款市场价格利率基准用途。积极参与数据安全、数字虚拟货币、数字税等国际规则和数字技术指标拟定。可以看出,数字货币作为国内金融供给侧改革与国内支付系统产业变革的要紧载体,已成为了国内经济金融体制进步革新的客观需要。

在顶层设计的驱动下,国内地方政府积极响应规划,大力推进央行数字虚拟货币的进步。而其中,以北京、上海、苏州、成都等地表现尤为亮眼,就现在而言,国内数字货币的竞价路径是以主要城市为中心,兼顾地区性进步策略,频次与范围向外不断加快及延伸,作为央行数字虚拟货币应用与竞价的先行者,它们对于国内数字货币应用近况与趋势走向有肯定代表性。

从政策引导而言,试点城市在“四地一场景”(“4+1”)的试点安排下,均在十四五规划中纳入数字货币,并在政府工作报告中将数字货币列入了2021年重点任务清单,明确推进数字人民试点,但因为城市定位的不同,各地侧重点仍有差异。北京对于数字货币在2021年的规划旨在推进数字金融体系构建,上海作为国内的开放金融中心,则更多是为持续推进金融开放,抵御系统性金融风险;深圳则更聚焦于要点市场化体制的构建,将数字虚拟货币作为是数据要点流动的要紧载体之一,这与其承担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有较大关联。与三大城市相比,苏州与成都,分别被觉得是长三角地区进步重点区域与国内中部经济金融中心,则从金融与实体融合与金融科技革新能力两方面对数字货币试点进行了需要。

五大城市2021年政府工作报告提及数字货币

资料出处:公开信息

而从政策数目而言,深圳优势明显,据不完全统计,今年以来,深圳共发布5条市级层面的政策推进数字货币应用,除去在工作报告、十四五规划外,先后在《深圳人民政府关于加快智慧城市和数字政府建设的若干建议》、《深圳数字经济产业革新进步推行策略(2021—2023年)》与《关于支持罗湖区黄金金融进步的若干手段》中提及数字虚拟货币。上海、苏州名列第二,推出了3条政策,除去工作报告与规划外,分别在《关于加快建设上海国际消费中心城市持续促进消费扩容提质的若干手段》与《苏州推进新型基础设施建设行动策略(2020—2022 年)》引导数字货币试点。而北京与成都,则相对于其他城市,有关市级政策发布较少,现在仅在2021年工作报告与十四五规划中有所涉及。

参考资料:

01区块链:1.1亿、877万:从六轮红包试点看数字货币进程;

澎湃新闻:上海将发放35万份数字货币红包,运营机构新增网商银行;

界面新闻:网商银行正式参与数字货币公测,支付宝对部分用户开通数字货币模块;

中国证券网:多地开启新一轮数字货币试点;

各大政府网站、其他新闻网等公开资料。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